凯发官网

《双子杀手》口碑撕裂孤独李安的一场豪赌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19-11-04]

  李安执导的新片《双子杀手》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砸向这个秋季电影季。这部以每秒120高帧率、4K、3D罕见高规格制作的电影一经上映就掀起了无尽争议。电影整体评价不佳,票房失利,给雄心勃勃的李安带来重创。不少人认为李安本末倒置,一味追求技术,而放弃了他特有的细腻叙事。但也有一些人对李安的“电影技术革新” 精神表示敬佩,认为比他第一部高帧率3D电影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技术上进了一大步。

  李安执导的新片《双子杀手》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砸向这个秋季电影季。这部以每秒120高帧率、4K、3D罕见高规格制作的电影一经上映就掀起了无尽争议。电影整体评价不佳,票房失利,给雄心勃勃的李安带来重创。不少人认为李安本末倒置,一味追求技术,而放弃了他特有的细腻叙事。但也有一些人对李安的“电影技术革新” 精神表示敬佩,认为比他第一部高帧率3D电影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技术上进了一大步。在从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开始的冒险旅程里,李安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处理他的作品,他从文艺片导演成为一个技术先导的导演。然而,多年来扛起“120帧” 大旗的李安却是唯一的前行者。

  2013年,李安凭借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,这是他第二次问鼎奥斯卡。

  九月,在向一群记者放映《双子杀手》之前,导演李安站在银幕前说这部电影是“信仰的飞跃”。为了说明他有多紧张,他假装咬了咬指甲。事实证明,他的这种忐忑并非只是出于谦虚。这部以每秒120高帧率、4K、3D罕见高规格制作的电影成为了这个秋季电影季的一颗重磅炸弹,一经上映就掀起了无尽的争议。

  抛开眼花缭乱的技术,如果举办观影盲测,估计很难有人认为这是李安执导的电影。这的确是一部不那么“李安”的电影。故事很简单,甚至有些俗套。威尔• 史密斯(Will Smith)饰演的金牌特工准备迎接安逸的退休生活,却被神秘人物追杀。几次交手后,他发现杀手竟然是自己的克隆体,而且还比自己年轻20岁。高规格拍摄技术让动作戏和飙车戏都做到了直击观众的肾上腺素,让人热血沸腾。然而,“两个”威尔• 史密斯也没能拯救这部超前的实验电影。《双子杀手》获得的整体评价不佳。烂番茄根据269条评论,获得25%的新鲜度,平均得分4.65/10,创下李安个人作品新低。观众和影评人普遍认为:“演员部分的精湛演出支撑了《双子杀手》令人印象深刻的视觉效果,但令人沮丧的低端故事致命地毁了这部科幻惊悚片。”

  《好莱坞报道》(The Hollywood Reporter)称,李安这部雄心勃勃的科幻电影在票房上遭遇困境后,预计将亏损7500万美元甚至更多。这已经不是李安第一次遭遇票房滑铁卢。2016年,他首次尝试的高帧率电影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最终在美国本土仅有173万美元票房。虽然中国市场给了李安些许安慰,但在高昂的成本下,影片依然亏损,被美国《Variety》评价为2016年最赔钱的五部电影之一。“我为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感到骄傲,”在接受《卫报》采访时李安说道,“但我被打败了,这很难让人接受。这次我想证明我是对的。”然而,《双子杀手》带来的却是更大的争议和更加撕裂的评价。

  以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为转折,李安好像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电影之路。在之前的许多年里,李安都是以低调的姿态为电影默默耕耘。他的作品曾拿下许多国际大奖,但他本人却很少被提及。在这个以名人为导向的文化中,他是一个异类。这并不是说他的电影缺乏强烈的个人特色,他的每部作品看似故事叙述平静安稳,实则暗藏涌流。李安叙述的方式是细微的,情感细腻,更多地关注人物内心的刻画,将最打动人心的部分告诉观众。李安在台湾艺术大学受到电影洗礼,之后在纽约大学学习电影。也许正因如此,他的电影具备某种包容性,在东西方间游刃有余,有一种普世价值和人文情怀。李安曾承认,自己总是对边缘人产生认同感。这展现在他的影片中。他的电影《断背山》讲述了一对挣扎的同性恋人,他凭借这部电影,获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熊奖,更成为首位问鼎奥斯卡的华人导演。2013年,他凭借奇幻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(Life of Pi)第二次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。从前的李安跟技术流沾不上一点关系,他是个文艺片导演,他专注于讲故事,刻画人物。然而,这次在《双子杀手》中,他却几乎在剧本与人物方面完全撒手,彻底投入到对技术的展现中。对于“3D、4K、120帧”的技术应用,李安希望“它呈现另外一种美感,和胶片时代完全不同的一种美感。”

  2009年,詹姆斯• 卡梅隆(James Cameron)发行了《阿凡达》(Avatar),它宣告了电影的一个新时代的到来,在这个时代,3D成为了所有试图在票房上大赚一笔的大片所必要的格式。在最初的狂热中,一些电影公司匆忙地将原本是2D拍摄的电影进行了改编,但一些电影制作人开始探索这种格式的全部潜力。李安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接下了改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的任务。这部电影被认为是一项技术奇迹,采用3D技术拍摄,并使用沉浸式视觉效果,让书中梦幻般的意象栩栩如生。就连卡梅隆本人也对此印象深刻,他当时说这部电影“打破了3D电影的范式”。

  在从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开始的冒险旅程里,李安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处理他的作品。他解释说,他曾经对所谓的“前视觉化”(pre-visualization)过敏。然而,考虑到3D拍摄的成本和复杂性——尤其是需要大量视觉效果的电影——他意识到这已经成为一种必要。他认为:“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数字电影的时代,我们有机会做3D。为什么人们坚持做一些平淡的事情? 我很沮丧。”

  这种沮丧是显而易见的。距离3D风潮已经过去了十年,扛起“120帧”大旗的李安是领路人,而他身后并没有追随者。每秒120帧的3D和4K分辨率,这是观众所熟悉的传统帧率的5倍。自20世纪20年代声音被引入电影以来,24帧/ 秒的标准就一直存在。它如此深入我们的观影体验,以至于观众认为所谓“电影”就只能是这个模样。李安在接受《卫报》采访时,滔滔不绝地讲述这个技术问题, 坚称观众已经被传统的帧速率“洗脑”,他试图说服大家:120帧才是未来。

  120帧率下,运动变得更流畅、更真实。在《双子杀手》中,有几个动作场景— 特别是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大街上的摩托车追逐,充分证明了李安对这项技术的信心。这个场面让观众感觉自己就像骑在主角身边,一同穿过哥伦比亚狭窄的小巷。除了视觉上的震撼,李安的第二个野心是银幕造人,他靠数据制造了一个只活在屏幕上的、彻头彻尾的假人。李安在接受采访时,曾坦承自己对这个故事并不是百分百满意。真正让他对《双子杀手》感兴趣的是,它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“小白鼠”。他希望用动作片来让观众真切感受到高帧率带来的视觉冲击,以弥补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带来的遗憾。另一方面,他希望尝试“数码造人”。《双子杀手》中的克隆人是一个完全数字化的产物,不同于《惊奇队长》中看到的去衰老效果。史密斯通过表演捕捉来塑造这个角色,但最终克隆人是由特效工作室Weta Digital 根据史密斯在电视剧《新鲜王子》的镜头电脑合成的。李安将Weta 的方法与其他电影中尝试的方法进行了对比。他认为大部分影片只是拂去演员的皱纹,然而“当你这样做时,你带走了所有的细节…… 衰老是非常复杂的,这就是生活。”

  李安对技术上的追求引起了一些评论家的愤怒,他的超前探索在一些人看来显得有点本末倒置。他们认为对纯技术的追求削减了叙事性,而这恰恰是李安电影最擅长的东西。批评者们搞不懂,为什么这个创作了《卧虎藏龙》的诗意,并在《断背山》中捕捉希斯·莱杰痛苦渴望的人,要把电影每秒24帧的魔力换成令人分心的超真实画面。李安说他知道这种强烈的反对来自哪里: 高帧率电影制作可能看起来很丑,而且让人不舒服。但这正是他想要解决的问题。李安说:“我只是相信,数字世界有一种非常不同的美,一种梦幻般的美。”然而《双子杀手》的平庸情节显然无法承载李安的这种野心。这部电影的剧本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好莱坞流传。当时由于技术问题,剧本被搁置了许多年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剧情在许多人看来相当老套。

  尽管有很多负面的讨论,但也有一些人对李安的革新精神表示敬佩和赞许。一些美国影评人认为尽管存在缺陷,但《双子杀手》还是比李安的第一部高帧率D电影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技术上进了一大步,表明他正在朝着他所说的“数字电影的前景”迈进。

  李安在他的《十年一觉电影梦》中写道:“这么多年看下来,我觉得电影这一行真是形势比人强。”他倡导的是一种仍在等待时机的电影制作风格。所以,在这种技术模式获得真正商业价值之前,李安也只能是唯一的前行者。每次实验的代价都是高昂的,高帧速率电影的制作费用相当高额。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投资4000万美元,全球票房只有3000万;《双子杀手》投资1.38亿美元,现有的形势下也很难收回成本。这个局面也让李安导演颇为头痛。2016年的纽约电影节上,李安携新片《比利•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登场时,说:“我知道我会被打倒,但我还要站起来,继续战斗。”3年过去了,《双子杀手》带来的打击可能远比《比利•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惨烈。他仍然相信电影业即将揭开高帧率的美学之谜,他的梦想是有一天,这种方法将不再被称为“高帧速率”,而是标准的每秒24帧被称为“低帧速率”。但他的实验让他感到有些孤立。尽管他希望继续制作这样的电影,但面对争议和惨淡的票房,李安无奈表示:“只要有人投资,我就继续拍;当然如果它不卖座,没有人再投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